法律法規

地方政策

法律維權

法律法規 當前位置:首 頁 > 企業維權 > 法律法規
 
中國工程承包企業海外經營風險 ——基于風險案例的分析
發布時間:2016-08-16   瀏覽次數:2060 次  字號:   【關閉

中國工程承包企業海外經營風險 ——基于風險案例的分析


      在中國海外投資活動中,工程承包建設一直占據重要地位。近幾年來,中國對外承包工程營業規模不斷增長,基本穩居全球第一。2015年,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業務完成營業額1540.7億美元,同比增長8.2%,新簽合同額2100.7億美元,同比增長9.5%,帶動設備材料出口161.3億美元。在規模不斷增長的同時,中國對外工程承包企業的整體實力也得到大幅提升,在美國《工程新聞紀錄》(ENR)評選的2014年度全球最大250家國際承包商名錄中,中國內地企業上榜65家,占企業總數的26%,其中排名最高的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從上年的第9位上升至第5位,上榜企業共實現海外營業收入897億美元,比上年增長13.5%,營業總額占全球海外市場的17.2%,企業業務領域已從最初的土建施工發展到工程總承包、項目融資、設計咨詢、運營維護管理等高附加領域拓展。另外,按全球區域市場份額劃分,目前中國對外工程承包市場主要集中在亞非拉三大洲,其中,亞洲約占對外承包總額的45%,非洲占35%,拉美占10%。展望未來,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帶動下,中國對外工程承包市場將迎來更加廣闊的發展機遇。
      從行業特性上看,與制造業、能源礦產、零售業等領域的投資相比,國際工程承包有著獨特的行業特征,比如,建設周期長、合同管理難度大、參與主體多元化、項目不可轉移、具有政治色彩、存在技術標準差異、長期室外或野外作業等。然而,國內對工程承包、制造業、礦產等所有海外投資領域所面臨國家風險的研究,一般習慣于采用自宏觀到微觀的研究方法,即由東道國的政治、經濟、匯率、法律、社會文化、自然環境、安全等基本的宏觀風險要素出發,從理論和實際兩個層面研究這些風險如何產生,以及直接作用于微觀企業所產生的影響。在這種研究體系中,往往缺少中觀行業的研究視角。可是,在實際經營層面,同一風險要素在不同的行業可能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和過程,而這些區別正是基于不同的行業特征。因此,為了深刻理解中國工程承包企業海外運營所遭遇的各種風險,本文選取其行業特征作為研究視角,結合中國企業海外經營的真實風險案例,對各個風險要素進行了較為細致的分析。
一、許多工程承包項目具有政府背景或由國際援建,鮮明的政治色彩使其容易遭受一些與政府行為密切相關的政治或經濟風險的沖擊
        目前,中國海外工程承包市場主要集中在亞洲、拉美和非洲等發展中地區,發達國家的市場份額相對較小,承建的領域主要涉及房建、水電、道路、機場、通訊等多個行業。這些項目投資規模較大,往往由政府部門組織建設或由國際社會援建,具有鮮明的政府背景和政治色彩,因此,一旦東道國發生政治動蕩、出現政權更迭或者經濟形勢惡化等風險事件,這些標志性的政府項目極易受到風險的沖擊。
          1.政治動蕩:泰國軍事政變,新政府否定前政府簽訂的合同
           北京城建國際公司曾經承攬泰國“仁愛屋”工程,該項目是泰國政府為解決該國低收入國民的住房問題而實施的一項政府計劃,按照合同規定,承包商必須先向業主支付履約保函,其金額為合同價的10%到15%。然而,在中國公司將幾千萬履約保函發到泰國方面賬戶之后不久,泰國就發生了軍事政變,新政府對前政府簽訂的合同一概不承認,原先的“仁愛屋”工程也未能幸免。后來,北京城建國際公司通過外交途徑,歷經數番周折,才追回履約保函。這個案例中北京城建在外交部門的協助下最終追回了履約保函,但這只是極少數情況,而且發生在經濟和財政狀況相對較好的泰國,如果發生在非洲地區,追回損失的可能性極低。
          2.恐怖主義風險:恐怖分子襲擊西方援建項目,借以向政府和西方國家示威
          中鐵集團分別于2003年9月和10月連中阿富汗北部昆都士及東部賈拉拉巴德兩個設計施工總承包公路修復項目,合同價總計5300萬美元,合4.38億人民幣,業主分別為世界銀行和歐盟。項目中標后, 2003年11月下旬,中鐵集團公司相關工作人員陸續抵達阿富汗,2004年4月開始施工,2004年6月10日深夜北部項目加勞蓋爾拌合站工地遭受恐怖襲擊,造成11名中國工人死亡,4人受傷。
          這個案例中無法挽回的損失是人員的重大傷亡。此次恐怖襲擊由阿富汗塔利班組織實施,當時正臨近阿富汗大選,國內安全形勢日益緊張,而且中國承建的兩個項目分別由西方勢力的代表世界銀行和歐盟援建,因此,成為恐怖組織向政府和西方國家炫耀實力,破壞阿富汗重建進程的重要襲擊目標。不過,事后中鐵集團積極采取措施,經過與業主艱苦細致的談判,業主同意對兩個項目部增加375名武裝警察,并負擔253萬美元的安全設施費用,北部項目工期延長三個月,最終確保工程順利進行。
            3.政府違約風險:政局長期混亂,使得政府財政實力單薄,履約能力嚴重不足
             政府違約風險屬于政府行為,一般歸類為政治風險,但是排除政權更迭、政府換屆、雙邊關系惡化等政治因素引發的新政權或新政府惡意違約,許多政府違約行為可能主要與東道國的經濟實力和財政狀況欠佳高度相關,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政府違約也同時具備經濟風險的內涵。目前,中國的海外工程承包項目主要集中在亞非拉等發展中或不發達地區,這些區域內有許多國家的經濟和財政實力相對落后,一旦發生政治或經濟危機,政府信用很難保證,違約的不確定較高。
      ,中國企業遭受的損失主要包括:一是應收賬款損失,有前期施工墊款、履約保函;二是固定資產損失,建成后的地面建筑不能轉移,后期資產處置只能由東道國政府決定。
            總之,上述三種類型的案例中,前兩個案例是政治風險的直接沖擊,第三個的案例是由政治風險影響政府的治理能力,導致經濟形勢惡化,進而傳導至政府主導的建設項目,經濟風險的沖擊更為直接。此外,墨西哥高鐵事件以及與日本在東南亞市場上的高鐵項目爭奪,其中都摻雜著一定的政治因素,委內瑞拉高鐵項目爛尾則是由東道國經濟危機造成的,所以說從競標到施工,具有政治色彩的大型工程承包項目都易受到政治或經濟風險事件的沖擊。
 
二、工程承包項目施工周期長,項目結款日期和方式一般事前約定,使得項目結匯自由度受限,而且承包項目部分人工、采購成本支付國際化,因此,與制造業、能源礦產等直接投資項目相比,工程承包更易受匯率波動風險的影響
          工程承包項目從招投標、簽訂合同、施工、完工到后期維修,一般最少需要兩年,大型或特大型項目會持續到十年甚至幾十年,如此漫長的施工周期,甚至比一般性直接投資的經營性項目的生命周期還長,因此,這必然會大幅提升工程項目運行過程中遭遇不可預見風險事件的概率。而在所有風險中,能夠對企業的成本和收益造成直接財務損失的主要是匯率波動風險。
          當然,需要指出的是,任何海外投資活動都會受到匯率波動風險的影響,但與制造業、能源礦產等直接投資項目相比,海外工程承包項目受匯率波動的影響更大。
         
三、勞工和原材料成本是決定海外工程項目成本的兩大主要因素,嚴控兩大成本也是中國企業低價中標策略的基礎優勢,但東道國相關領域的法律政策,可能會限制這種優勢的發揮,進而激發一定的風險
           1.東道國勞工人數限制和許可證制度,增加了工程建設的障礙
            許多國家對于工程承包項目中外籍勞工數量設定了嚴格的比例,或者不允許外籍普通勞工進入本國勞動力市場,只能引進一定數量東道國缺乏的技術工人。但一般情況下,可能東道國的勞工素質、工作習慣和效率不能滿足中國承包商的工程管理要求,尤其是對于一些專業要求很高的工程,如果當地勞工無法勝任大部分工作,為保證工程的進度和質量,中國企業只能花錢買“進入指標”,由此造成人力成本大幅提高。另外,一些國家的法律還針對外國勞務專門設定了“工作許可證”制度,即只有持有勞工部門簽發的“工作許可證”,并在工作許可證規定的單位工作才是合法的,否則勞工和雇主都將被罰款。此外,外國勞工還要辦理簽證、臨時居住證等其他各種證件。總之,這些勞工領域的制度限制都給外國承包商正常的工程建設帶來了許多障礙。
      2.東道國與原材料相關的法律規定可能會導致項目成本增加、影響工期
           東道國在勞工和原材料領域相關的法律規定,主要基于兩種原因會對承包商產生法律風險。一是東道國帶有明顯傾向性和保護性的規定。這種原因引發的法律風險很難完全規避,或多或少都會對承包商的正常經營產生影響,只能采取彌補性措施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比如為了克服國內勞工人數的限制,中國企業可以通過優化項目管理,增加對當地工人培訓的成本支出,不斷提高當地工人的效率,并適應他們的工作習慣,最大程度上保障工期和利潤。二是承包商對東道國的相關法律不熟悉。實際上,很多損失都來自這個原因,因此,中國企業開展競標之前,要做好充分的調研,聘請專業的中介機構提供決策咨詢。
 
四、工程項目不可轉移、前期投入資金較多,一旦遭遇風險致使項目中斷,會給承包商帶來巨大的固定資產和應收賬款損失
           工程承包項目一般有固定的施工現場,在現場建有大量的臨時性設施,包括住宅、消防、安全、衛生等基礎設施,以及施工所需的機械設備、原材料等物資,而且施工過程中,承包商還要付出履約保證金、預付款保證金、維修保證金、維持項目正常運行所必須墊付的流動資金。因此,一旦遭遇戰爭、動亂等致使項目中斷,需緊急撤離東道國的風險,這些固定資產只能留在原地,完全處于失控狀態。如果在風險過后,當地政府不注重保護外國投資者的權利,承包商前期付出的資金作為應收賬款也基本難以收回。
             典型的案例就是利比亞戰爭。2011年2月,利比亞戰爭爆發,當時在利比亞有75家中國企業承建的50個工程承包項目,涉及金額188億美元。利比亞政局動蕩造成中資企業有十多人受傷,企業工地、營地遭到襲擊搶劫,直接經濟損失達15億元人民幣。再加上中國企業在利比亞的項目暫停,利比亞危機帶給中國的損失估計超過200億元。
 
五、合同條款設計復雜、參與主體多元化,合同管理難度較大,容易產生風險
         工程項目的合同風險是指由于合同條款制定的不完善以及合同執行不力等因素給工程施工帶來的風險。工程承包合同內容較多,條款設計詳細,直接關系到業主和承包商之間利益的分配和承擔風險責任的劃分,如果合同條款制定不完善,合同中許多條款都是為業主服務的,將有利于承包商的條款刪除,而忽視了承包商的權利,或者借助熟悉東道國政治、經濟、自然條件等優勢,將業主可能承擔的風險全部轉嫁給承包商,這些合同缺陷肯定會使承包商處于不利地位。另外,合同執行過程中,承包商將與業主、分包商、設計單位、監理公司、咨詢機構等各種主體開展交流與合作,而且這些主體可能還來自不同的國家,因此,如果承包商不能依據合同中約定的權利和責任,處理好各種關系,就可能會遭受損失。
           
六、國際上各種技術標準存在差異,中國標準未獲國際認可,給中國承包商海外施工帶來不便
           技術標準在國際工程中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它決定了工程材料的選購、施工方案的確定、驗收標準以及工程造價等。目前,中國企業采用的是國標(GB)或中國標準,其他國家除了自己國家的規范外,有的使用美標、英標、歐標、南非標準,甚至有的規定采用上述兩種以上的規范。因此,在施工過程中要結合工程的要求和現場條件嚴格把握技術標準的適用性。比如:東南亞某國燃煤電站項目,該項目規定其電站鍋爐的現場傳接檢驗必須遵循美國的ASME標準,但中方公司在投標階段未提出偏差、在執行階段又忽略此要求,自行決定在檢測中應用中國標準,被業主發現后勒令停工整改,最終導致中國承包商工期違約并遭受罰款。這個案例失敗的主要原因是承建方與業主之間就技術標準的差異缺少溝通,承建方一意孤行,最終導致違約。與之相反,另外一個成功的案例則是承包商就技術標準差異與業主進行了及時有效的溝通:東南亞某燃煤電站項目,該項目招標書中提出保溫絕熱技術規范按澳大利亞標準執行,但中方公司對此規范不熟悉,因此一面請求業主同意采用中國相關規范,一面抓緊組織技術人員查閱澳標。最終業主在談判中仍然堅持使用澳標,而且中方公司經過研究發現澳標較中國標準的具體差異十分有限,對成本和工期影響很小。最終業主和中方公司決定仍在該項目使用澳標,解決了預計的技術標準差異問題。
           另外,工程設備和材料標準往往與技術標準相配套,由于中國標準并未獲得廣泛的國際認可,因此,中國物美價廉的設備和材料走向世界面臨一定的障礙。實際上,我國大量的設備和材料已經能夠滿足美標和歐標的要求,只是缺少一份美標和歐標的認證證書,而國內的這種經認可的認證機構非常有限。比如,在沙特輕軌項目中,業主請英國的設計單位按歐洲標準設計,因此訂購了大批歐洲的控制設備,其價格大大地超出了原合同的預算,導致承包商成本大增。如果中國企業能夠引入中國標準,原材料和設備成本都會大幅下降,可以進一步提升盈利空間。
七、工程承包項目一般都是室外或野外作業,如果對東道國地理環境信息掌握不全,或遭遇不可抗力的環境災害,更易引發自然環境風險
           常見的自然環境風險有:地質結構復雜、地震、臺風、泥石流、山體滑坡、高溫、強降雨等,這些環境風險有的是由于對東道國的地理環境信息不夠了解,導致對施工難度預估不足或施工方案與現場條件不匹配,有的是難以預計的具有不可抗力的自然災害。工程承包項目如果遭遇自然環境風險,可能會導致施工條件發生變化、工期延長、工程費用增加、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等。
           
八、社會文化風險
           社會文化風險主要指在國際工程承包項目運營過程中,由于承包商所在國與項目所在國之間存在語言、風俗習慣、宗教信仰、商務慣例等方面的差異,從而給項目運營帶來一些不確定影響。比如,在國外施工需要雇傭大量的當地工人,由于存在語言障礙、工作習慣的差異,影響到了工作效率,給工程管理帶來一定的困難,尤其是在國內很常見的三班倒趕工的工作方式,在國外基本不可能實現。
           
九、在一些治安形勢嚴峻的發展中國家和不發達國家,時常發生針對中國或其他外國企業的犯罪活動,造成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
           目前,非洲是中國海外工程承包的主要市場,但非洲國家的治安形勢總體上不容樂觀,不管是在經濟發達的南非,還是持續動蕩的北非地區,都時常發生針對中國企業或華人的犯罪行為。以中非合作的典范——安哥拉為例,自2015年10月以來,連續發生多起針對中國工人的綁架、搶劫事件,造成了多人傷亡和一定的財產損失(見專欄)。這僅僅是一個國家近期發生的案件,如果放眼非洲,肯定還有更多的類似案件。
            總結此類治安案件頻發的原因可能有三個:第一,這些治安犯罪事件主要發生在警察力量薄弱的郊區,城市治安狀況相對較好,但是很多施工項目都集中在郊區或者野外,因此,很容易成為作案目標;第二,受以原油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的影響,類似安哥拉這種資源出口依賴型國家的經濟陷入困境,失業率上升,導致治安狀況有所惡化;第三,中國海外企業安保工作滯后,首先,中國領保力量嚴重不足,在海外,中國一個領保人員需要負責20萬人次的領保工作,而美國是1:5000,所以急需非政府機構提供安保服務予以填補,但中國安保市場發展緩慢,不能滿足企業的相關需求。其次,國內法律規定,中國公民不能攜帶武器出境,而且在許多國家,外國安保公司持槍也需要當地政府審批,因此,中國安保在國外不能持槍,只能雇傭西方或者當地安保公司,可是,西方安保公司費用高昂,一般企業承受不起,而當地安保不負責任,一旦發生危險難以依賴。
 
 

上一篇:- 已經是第一篇 -
下一篇:經典維權案例分析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商會概況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您是本站第   位訪者
電話/傳真:0471--5263880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億峰島小區物業三樓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內蒙古湖北商會  網站設計內蒙古國風網絡 蒙公網安備15010202150152號 蒙ICP備10200525號

內蒙古湖北商會|內蒙古商會|湖北商會|首頁|商會概況|商會新聞|招商投資|魅力湖北|商會服務|商務活動|在蒙創業|下載專區|企業維權|鄂商招聘
必赢客吉林快3破解